清穿咸鱼六皇子

哈哈怪大王哈

首页 >> 清穿咸鱼六皇子 >> 清穿咸鱼六皇子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妖女乱国 长嫡 名门长女 大秦国师 清穿咸鱼六皇子 定风波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相见欢 铁血宋徽宗
清穿咸鱼六皇子 哈哈怪大王哈 - 清穿咸鱼六皇子全文阅读 - 清穿咸鱼六皇子txt下载 - 清穿咸鱼六皇子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说坏话被抓包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胤祜被傻弟弟震惊得目瞪口呆。

虽然他也觉得渣爹审美不正常, 但他只在心里说说而已,不会当着渣爹的面说。

没想到傻弟弟胆子比他还大!!

七阿哥这一声惊叫不少人听到了, 其他人表情扭曲像在憋笑。

康熙手一抖, 差点就把两个熊孩子丢出去了,他低头看两个熊孩子的表情,胤祜的表情很古怪, 七阿哥先是一脸惊讶, 而后反应过来,就抬起小手捂住自己的嘴。

光看胤祜古怪的表情, 他就猜到这小子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两个不孝子, 那么点年纪就敢当面编排他!!

康熙被气笑了, “朕喜欢丑的?”

他手上一用劲, 胤祜就嚎了起来。

“我的耳朵要掉了!!”

“呜呜呜……我耳朵也要掉了!”

“呵……”渣爹无情冷笑, “掉就掉了吧!已经瞎了眼, 还要耳朵何用?”

康熙一眼未看刚出生一天的小阿哥,拎着两个熊孩子就走。

留下延喜宫的人面面相觑。

最后喜旺让人进去跟钮钴禄贵妃说一声。

钮钴禄贵妃难产伤了身子,又有家里不争气的弟弟招来祸事, 她本就心气不顺, 听闻皇上特地来看小阿哥, 结果连个眼神都不给就带着两个阿哥走了, 钮钴禄更是气得不行。

她甚至怀疑那两个小崽子是故意的!

为了报复她那不成器的弟弟, 故意来延喜宫把皇上拉走。

钮钴禄贵妃暗骂道:“这小崽子成天瞎跑!宫里宫外到处是他, 也不知道安分一点!宫里夭折的孩子还少吗?没一个有他折腾的, 早晚有一天他也会……”

最后两个字没有说出口,身边侍候的人却听懂了。

康熙没看孩子一眼,是真的惹恼了钮钴禄贵妃, 一般的小孩受了惊吓短期内会胆小爱哭, 不爱出门。这小崽子才在宫外惊了马,才两天过去又活蹦乱跳了!

还跑到延喜宫来惹事!!

早晚有天把自己的小命给折腾没了!

她身边的大宫女秋容眼皮一跳,赶紧接过话:“定会前程似锦!”

钮钴禄贵妃饱含怒意地瞪了秋容一眼,“你也来气本宫?!”

秋容生怕自家主子犯糊涂。

六阿哥在宫外惊马一事,皇后娘娘还没找她算账,当时她挺着大肚子没法算账,现在孩子出生了,已经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她还敢提六阿哥?

皇后宫权在握又深得皇上信任,挑衅她绝对死路一条。

乌雅氏和郭络罗氏都是前车之鉴,自己没个好下场,孩子还落到皇后手里!

秋容不想看到自家主子步那二位的后尘。

为免钮钴禄贵妃再说难听话,她把话题转到新生的小阿哥身上:“咱们小阿哥出身尊贵,洗三和满月必须大办才不会委屈他。娘娘觉得洗三礼交给谁办最合适?”

想要大办洗三礼和满月礼,必须请示皇后,皇后同意才能大办。

若是不同意,就只能关上门自己小办一场了。

想大办还得找个人来主持,这个人身份还不能太低。按照皇后的一贯作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肯定不会往自己身上揽,也不会帮她指派人选,她只能靠自己。

靠自己办洗三礼是不可能的,钮钴禄贵妃要坐月子不方便。

再说了,连个可靠的人选都没有,也代表了她的人缘。

钮钴禄贵妃沉吟片刻,才不耐烦地说:“着人去长春宫问问荣妃。”

她以前是想让郭络罗氏来办,现在郭络罗氏倒了,还得重新找人。

宫里的高位妃嫔就那么几个,她和佟贵妃一直互看不上眼,往下走惠妃每天要去钟粹宫听训,就剩下荣妃这个“闲人”了,她与荣妃来往不多,但也没什么仇怨。

也只有荣妃这个人选了。

若是荣妃不愿意,让个嫔位来主持,她自己都觉得没脸。

钮钴禄贵妃补充道:“去库房拿两样好东西给荣妃送去。”

秋容点点头,“奴婢这就去办。”

……

康熙拎着两个小的出延喜宫,两个小的一直在嚎。

瞅见他们的耳朵被揪红了,康熙这才松手,他指指墙角,“去那里站着!”

两个小的一个赛一个的委屈。

他们面向墙壁背对着渣爹,乖乖站在墙角下。

康熙看着他们小小的又可可爱爱的背影,又生不起气来。

他面色依然严肃:“你们两个给朕说说,朕怎么就喜欢丑的了?”

七阿哥飞快地瞥了胤祜一眼,见胤祜低头没看他,他的脑袋往胤祜的方向贴了过去,小声说:“六哥,皇阿玛好像很生气,他是不是要打我们了?怎么办呀?!”

他自以为是小声说悄悄话,康熙听了个正着。

胤祜心里直叹气,这个傻弟弟连个悄悄话也不会说!!

“打就打吧,多打几顿皮就厚了。”

“可是我不想挨打呀……”

“不想挨打就别作死!”

“什么是作死?!”

“作死……就是自己找打!”

“可是我没有找打呀,我一点也不想挨打!”七阿哥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追问个不停,把一旁想揍他们的康熙抛到脑后去了,声音瞬间拔高。他嘴上说不会,却用行为解释了何为“作死”。

胤祜拦不住奔跑在作死路上的傻弟弟,还要被他连累。

好在自己皮厚,脸皮也厚,打一顿就打一顿吧,又不是没打过。

“你想不想挨打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惹皇阿玛生气了,他想打你!明知道会挨打,你还敢捋虎须,你这就是花式作死!下次要作死,你一个人上就行,别再连累哥哥了……”

“我没有……”七阿哥又委屈上了。

说实话也不行吗?皇阿玛本来就喜欢丑的。

皇阿玛喜欢钟粹宫里的丑弟弟,所以他不能扔了那个弟弟。

今天又为了另一个丑弟弟拎他和六哥的耳朵,他的耳朵现在还痛着呢!

两个丑弟弟他都喜欢!他就是喜欢丑的!!

丑就丑了,还不让人说!

偷听完两个小的大声说着悄悄话,康熙既好笑又好气,他们说的这么大声,生怕他听不到吗?

他轻咳了一声:“站好,别交头接耳!”

两个小的又站直了身子。

康熙看着两个儿子的背影,先点了胤祜的名。

“小六,你先说,皇阿玛什么时候喜欢丑的?”

“前天……”

“前天哪里丑?”康熙挑眉。

反正要挨打,胤祜十分干脆地说了实话:“红配蓝,奇丑无比。”

康熙又想打儿子了,也不想想他红配蓝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带这个不孝子出宫玩?在宫外玩了一天,不孝子还过河拆桥嫌他丑,儿子都是白眼狼!!

他再点七阿哥的名,“小七,皇阿玛喜欢丑的?”

七阿哥睫毛一颤,他小声说:“皇阿玛喜欢两个丑弟弟,还为了丑弟弟揪我和六哥耳朵。就是喜欢丑的!”

康熙道:“皇阿玛还喜欢你跟你六哥,难道你们也是丑的?”

七阿哥果断摇头,“不……我和六哥好看!”

康熙笑道:“朕喜欢你们怎么说?”

七阿哥理直气壮:“我们好看,就该喜欢我们!”

胤祜瞬间被逗乐了,傻弟弟真可爱!

康熙:“……”

之前被这个傻儿子气过一通,他懒得跟这个儿子争执了,这小傻子油盐不进还认死理,钟粹宫的小阿哥现在白嫩可爱,就连胤祜都说那个弟弟不丑了,他还死咬着叫丑弟弟。

刚生出这个也是一样,他认定的丑弟弟,那就是丑的。

至少在傻儿子进学前改变不了。

先给他记上一笔,等他以后进学了再秋后算账,一定要抄书抄到他哭!

康熙哼了一声,也懒得跟他较真。

“快点跟上,朕带你们回钟粹宫!”

两个小的立刻跟上了,康熙不解释的态度,在七阿哥眼里就是默认。

他承认了自己喜欢丑的!!

七阿哥觉得他很可怜,分不清美丑,还把个丑的当成宝。

……

来到钟粹宫,皇后难得有点闲暇时间,正在院子里散步。

父子三人一进钟粹宫宫门,她就看到了。

康熙脸色古怪,两个小的耷拉着脑袋,都不是很高兴的模样。

胤祜一见皇后,立刻飞奔到她身边,抱住她的腿。

“皇额娘,耳朵疼……”

七阿哥眼睛一亮,也飞奔过去,想抱抱皇后另一条腿。

没等他到皇后身边,皇后已经弯腰抱起了胤祜,先心疼上了。

“耳朵这么红,你皇阿玛揪的?”

“嗯……他揪了我一路!!”

“揪了一路?”皇后快心疼坏了。

跑到一半的七阿哥顿时僵在那里,他手足无措,眼里的光也熄灭了。

在钟粹宫住了一个多月,他以为他和六哥是一样的,没想到自己还是多余的。

皇额娘对他再好,她最宝贝的依然是六哥,不会是他。

他有点想额娘了……

虽然额娘心心念念是弟弟不是他,可若是在额娘身边,他受了委屈也会有额娘抱抱。

不用像现在一样,只能傻乎乎地看着皇额娘哄六哥。

没娘的孩子最可怜,七阿哥被几人忽视了,就连平时带他一起玩的胤祜也把他给忘了。

皇后一边给胤祜揉耳朵,一边埋怨康熙:“那么小的孩子,皇上怎么忍心揪他们耳朵?小孩子皮肤娇嫩,骨头也没长好。他们若是做错了什么,轻轻地打了一下屁股就行了,揪什么耳朵?”

两个小的耳朵红通通的,康熙之前不觉得有什么。

现在皇后一质问,他也有点心虚。

大白天的康熙没好意思吐槽自己被儿子嫌弃,他指指两个小的,“你瞧瞧他们,一点当哥哥的样子都没有,嫌弃了钟粹宫的弟弟,又跑去延禧宫嫌弃另一个弟弟!他俩小的时候,也没人嫌弃他们!”

胤祜懒得理会渣爹,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皇后瞪了他一眼,“过几天长开了就不嫌弃了,何必揪他们耳朵?”

康熙心道:钟粹宫的小阿哥也长开了,小七不还是一口一个丑弟弟地嫌弃人家?

不过他也知道,在护崽的女人面前没什么道理可讲。

不管他说什么,她只要抓住揪耳朵这事,就会一直是他理亏。

一行人进了主殿,皇后让紫玉带两个小的去洗手用点心,她自己跟康熙说起了延喜宫的事。

“过两天就是延喜宫小阿哥的洗三礼,延喜宫那边还没来请示,不知道是要大办呢,还是自己小办一场。”

“让她关上门自己小办!”康熙听了直皱眉头。

他今天去延喜宫给小儿子一个面子,不是为了钮钴禄贵妃。

那个女人也太不像话了些,家里有个拖后腿的弟弟,他没迁怒到她身上,她还自己吓自己害得孩子提前出生。他就算对她弟弟心存不满,也不会迁怒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现在倒好,她难产伤了身子以后也生不了了。

听着康熙不耐烦的语气,皇后也不想替钮钴禄贵妃说话,只道:“洗三礼让她自己小办,到时候满月礼再大办一场,补回去也是一样的,不算委屈了小阿哥。”

“满月礼也用不着大办,比钟粹宫这个小的低一等。”

一个贵妃生的孩子,没道理压过养在皇后膝下的孩子。

孩子多了不值钱,康熙也不是很稀罕那个儿子。

说完延喜宫的小阿哥,康熙大手一挥,把殿中侍候的宫人赶了出去。

他难得主动提起胤祜晕血的事。

“前日在宫外惊了马,虽有侍卫斩杀了那匹疯马与受惊的马,朕心里却越发担心胤祜的未来。他是皇阿哥,骑马射箭必须样样都会,今后才不会受制于人。前天有朕捂着他的眼睛,才未让他看到那一地的血,若下次他自己骑在马上,晕血症复发从马上摔下来怎么?”

从马上摔下来就算不摔个好歹,慌乱中被马踩一脚也会致命。

一旦让人抓住这个弱点,想对付他简直太容易了。

除非他一直坐马车!!

坐马车也未必就安全,像前天遇到疯马坐马车也会出事。

最好的法子,是让他自身无所畏惧。

为了胤祜晕血的事,康熙连续两夜没睡好。

今天下了早朝,他特地召来御医与徐院判询问,晕血症究竟能不能治!

那两人商量许久,才给出答案——

试着克服!

皇后神情黯然,语气也淡淡的:“皇上有什么想法?”

胤祜晕血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想起上辈子,已经很久远了。

她不太想提这件事,不管是这一辈子还是上辈子,她不想强迫他。

只要他平平安安的,治不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康熙又道:“胤祜不爱读书,就让他多玩两年再进学。这两年里,让徐院判帮他克服晕血症。他是嫡次子,大清的江山有保成扛着,朕对胤祜没有太高的要求。但也不想他身上有这样一个致命的弱点。”

皇后只问一句:“若是无法克服呢?”

康熙听不得这种泄气话。

他的儿子是龙子凤孙,生而不凡,一个小小的晕血症岂能打败他?

“怎就无法克服了?你是他额娘,你对胤祜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臣妾并非不信任胤祜,只是想做好最坏的打算。皇上所谓的信任,何尝不是给他压力,让他必须要克服晕血症?正因为臣妾是他额娘,才要知道失败以后皇上有什么打算!”

在胤祜晕血一事上,皇后的立场十分坚定,一定要尊重胤祜的意思。

如果他不愿意,她一定会阻拦!!

康熙盯着她看了半分钟,也只有在孩子的问题上,她才这会有强势到寸步不让的一面。

他心里能理解,只是他善于自欺欺人,不愿去想失败了会如何。

二人对峙许久,最后是康熙退了一步,毕竟他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儿子好。

“实在不行,就不让他出京!”

皇后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康熙又道:“朕活着,有朕护着他。朕崩了,有保成护着他。他是朕的嫡子,他想要什么爵位用不着上战场拼杀。只要他好好活着,就什么都不会缺!”

说来也是奇怪,他平时总想着长命百岁,最好能活个万万岁。

谁敢说一句他崩了以后的话,不管是不是当面,绝对是要掉脑袋的。

眼下自己说起,却没有半分滞涩。

他心里确实是这般想的。

皇后听后,安心了许多。

她倒是了解他,马上抓住他的手,嗔了句:“什么崩不崩的,皇上要万岁万万岁!皇上长长久久地活着,胤祜才能开心地玩,保成肩上的担子也不会那么重,不用胤祜替他分担……”

康熙心里舒坦了,嘴上却说:“万岁万万岁不过是骗人的话。”

皇后笑道:“不管骗不骗人,臣妾希望皇上能万岁万万岁!”

让胤祜克服晕血症的事先不提,晚两年进学已经尘埃落定了。

不想让皇后当好人,正好在延喜宫的宫人来求见皇后,康熙先去看他胖儿子了,两个小的凑在一起吃点心,小小一个的点心,还没有他们的拳头大,两口就能吃一个。

康熙先看了眼七阿哥,他实在被这个儿子缠怕了。

让胤祜晚两年上学的事,绝不能让这个儿子听到。

不然又是一顿闹。

“胤祜随皇阿玛出来一下。”

“嗯?”胤祜嘴里还含着点心,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琉璃眼看着他。

“出来,皇阿玛有事与你说。”康熙道。

在钟粹宫里有皇后护着,胤祜不怕康熙打他,又瞧着康熙一脸和颜悦色的样子,说他审美扭曲的事应该已经过去了,他拍拍手上的点心碎屑,这才起身跟了出去。

为了躲七阿哥,康熙也是无可奈何。

他带着胤祜绕到主殿后面,才蹲下来与胤祜平视。

“小六,过几个月你就六岁了!”

胤祜心里一突,这……是提醒他该上学了?

他心里有数,面上还在装傻,“不,我是四岁!”

康熙笑着戳了戳他的额头,“实岁满四岁的老孩子,该进学了!”

胤祜沉默了。

老孩子……他实在无法苟同!

他才四岁,跟老字搭不上边,他这算老,渣爹岂不是该入土了?!

看着儿子沉默的脸,康熙知道他的厌学情绪又上来了,只是没闹而已,在无声地抵抗。

“皇阿玛认真地思索过,你不想那么早上学,估计让你去上书房你也学不进去。所以,皇阿玛决定让你晚两年再上学,但也不是让你成天玩,白白耽误两年。”

“然后呢?”胤祜静待下文。

“你身子骨不太好,这两年除了玩,你还要配合徐院判给你医病。”康熙没说晕血症,怕说了他也听不懂,只能轻声哄着:“结果如何咱们先不提,但你必须配合。”

胤祜歪了歪头,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身体不好了。

身体不好的是小七!!

不过看着渣爹一脸真诚的模样,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好叭!”

“那就说好了!你几个哥哥都是六岁读书,你那些弟弟们六岁也必须读书,皇阿玛担心你的身体才让你成为特例。你若是不配合徐院判,就没有这个这项特权了。”

“皇额娘知道吗?”

“皇阿玛跟她商量过了。”

“行,我答应了!”

康熙又问:“然后呢?”

看着渣爹脸上的小得意,胤祜就知道他在等什么。

为了晚两年上学,就让渣爹高兴一下吧,他扬起笑脸,用最纯真的童声说:“皇阿玛最好了!”

之后又在心里补了一句:姐姐和亲哥更好!!

康熙内心终于满足了,为了等胖儿子这句最好太不容易了!!

还好这次没让皇后再做好人。

他摸摸胖儿子的头,“胤祜也好!”

……

自从康熙走后,胤祜敏锐地发现七阿哥情绪太不对。

虽然七阿哥点心照样吃,脸上依然带着笑,但胤祜与他相处了一个多月,对他的了解远超渣爹和皇后,平时的熊弟弟是个坐不住的,今天他太安静了,乖得不像话。

熊孩子只有情绪低落的时候才能保持安静。

胤祜偷偷地观察七阿哥,直到延喜宫的宫人离去,皇后过来看他们,他在七阿哥眼里看到了羡慕与失落,才知道这孩子大概是想额娘了,可乌雅氏已经不在人世了。

自己琢磨了一会儿,胤祜就让小光去储秀宫把安嫔请来。

想趁虚而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安嫔入宫时间早,和康熙年岁相当,在这个时代,三十岁已经算高龄了,她这辈子大概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一旦抚养了七阿哥,他就是她未来的倚仗,绝对会对他好。

帮安嫔一把,也不算害了七阿哥。

安嫔没让他失望,小光到储秀宫跟她说了声六阿哥有请,她片刻也没耽误就匆匆来了。

到了钟粹宫,安嫔就对着七阿哥一阵嘘寒问暖。

小孩才是这世上最懂看脸色的人,无人关怀的时候,受了委屈他能自己憋着。一旦有人关心,他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他指指自己的耳朵,“这里……疼。”

他泪眼汪汪地望着安嫔。

其实他的耳朵已经不疼了,他就是想要人哄哄他。

像皇额娘哄六哥一样,自己也能被人抱着哄。

安嫔瞳孔微微震动,这是七阿哥头一次对她流露出一点依恋,她很珍惜这次机会,赶紧把他搂在怀里,轻轻地吹了吹他的耳朵,“吹过了,小七不疼了不疼了……”

七阿哥把脸埋在她怀里,带着哭腔说:“还疼,还要吹!”

安嫔又给他吹了两下。

七阿哥终于不哭了,但还是赖在她身上不肯下来。

安嫔也乐在其中,她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语气温柔地问:“小七想不想只条小狗?储秀宫有一只白白的又软软的小奶狗,它每天都在等小七去找它玩。小七想不想去?”

七阿哥迟疑了许久。

前两天被四哥打了,他决定不再喜欢小狗了。

可是储秀宫的小奶狗天天盼着他,他要是不去找它玩,它该多伤心?

要不要去储秀宫找它玩呢?!

只是找它玩,不代表要喜欢它。

七阿哥还是决定要去,“什么时候去?”

安嫔轻笑出声:“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它什么时候都在等小七。”

七阿哥为难地说:“看在它那么可怜的份上,我们现在去吧!!”

这对未来母子说走就走,看得胤祜一阵牙疼,“我之前以为他是个傻的,他其实挺有心机的。明明是他自己想找小奶狗玩,还要推到小奶狗身上,自己一副大慈大悲的样子。”

皇后笑着戳了戳他的脑门,“这不是你自己想看到的?”

兄弟二人一个样。

一个想看小奶狗又不肯承认,另一个想关心一下弟弟还不肯说。

照这个情形,用不了多久安嫔就能得偿所愿了,七阿哥也会有个疼他爱他的额娘,皆大欢喜。

倒是另一个弟弟的养母还没有着落。

胤祜拉着皇后去看小奶娃,小奶娃在乳母怀里睡得正香,皇后与胤祜一来,她赶紧把小奶娃放回摇篮里,交代着小奶娃上一次喝奶的时间,还有换尿布的时间。

皇后满意地点点头,“你们多用点心,以后有你们的好处。”

胤祜瞅着摇篮里的小奶娃。

他才一个多月,还不会认人,再过两年,小奶娃也该想额娘了。

到小奶娃两岁的时候,应该会给他找好养母吧?

像现在,他没有养母,连个小名也没有。

如果两年后他还养在钟粹宫,估计会比今天的七阿哥更失落。

当然了,两年后胤祜要搬去阿哥所,皇后愿意抚养他也未可知。

……

钟粹宫依然开开心心,延喜宫里却是气氛低沉。

带上厚礼派去长春宫请荣妃的人,欢欢喜喜地回来,去钟粹宫请示之人则是愁云惨淡。

钮钴禄贵妃一听下面的人回来复命 ,当下就气得砸了汤碗。

“当年姐姐郁郁而终就有她的手笔,现在她连本宫也容不下了!皇上来看我的小阿哥,她急着让六阿哥过来抢人。现在连洗三礼都不让大办,她在害怕什么?她就是心虚!就是小家子气!!!”

想当年,论家世她姐姐凌驾于赫舍里氏之上,却让赫舍里氏坐上了后位。

姐姐已经香消玉殒,现在又来对付她。

皇后就是理亏、心虚,知道自己比不过她们姐妹俩,才会处处针对。

怕自己压过她,才借着洗三礼下小阿哥的脸面!!

秋容劝道:“娘娘慎言,小心祸从口出!”

钮钴禄贵妃怒喝道:“闭嘴!”

秋容半点怯意也无,“娘娘先养好身子,一切从长计议!”

砸一个汤碗能说没拿稳,多砸几个,就是明晃晃地对皇后心存不满。

也好在钮钴禄贵妃要卧床坐月子,手边只有一个汤碗给她砸。

当下的局面,钮钴禄贵妃再生两个小阿哥,也未必能动摇皇后的地位。

毕竟人家豁得出去,大儿子教养成为是皇上最满意的继承人,小儿子故意养废在皇上膝下撒娇缠人,成为宫里最受宠的小阿哥,还能缠着皇上带他出宫玩,可见皇后的心机。

况且,钮钴禄贵妃难产伤了身子,以后再难有子嗣。

根本是连争的资格都没有。

还不如早些认命!

钮钴禄贵妃又气又怒,她拼着半条命生下的小阿哥被人看轻了,洗三礼只让关起门小办一场,之后的满月礼估计也隆重不到哪里去,只是想想,她就心疼自己的小阿哥。

“她已经踩到本宫脸上了,还从长计议?!”

“娘娘还在坐月子,应当爱惜身子!”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滚出去!”

皇后给她气受,身边的人也不听话,偏偏皇上被赫舍里氏迷得晕头转向,皇后说不给小阿哥办洗三礼,皇上应该也不会过问,就算过问,那个女人也有活子搪塞过去。

俩人间的矛盾也更深了。

当然了,这是钮钴禄贵妃单方面认为的,皇后未必将她看在眼里。

当年皇后膝下无子,她姐姐跳得那么厉害,皇后依然稳坐钓鱼台。

时过境迁,皇后地位更甚从前,区区一个钮钴禄贵妃又算什么?

……

七阿哥走的时候还情绪低迷,回来的时候一张小脸兴奋得红扑扑的,他拉着胤祜就是一阵叽叽喳喳:“六哥,安额娘养的小狗狗比小黑更可爱!!”

胤祜一听那两个字就头大,赶紧警告弟弟,“你又想被四哥打?!”

七阿哥下意识捂住嘴,装假自己没说过那个名字。

“安额娘养的小狗比承乾宫的更可爱!它还没有名字,它该叫什么呢?”

“你想叫它什么?”

“我不知道才问六哥的。”

胤祜没有给别人的宠物起名的爱好,当初的小黑,也是随口忽悠一下弟弟,他摸摸弟弟的头,“你想叫它什么都可以,以后它会陪你一起玩,陪你长大。”

七阿哥扑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充满了不解。

“为什么是它陪我一起长大?我想跟六哥一起长大啊!”

“六哥也会陪你一起长大,但是六哥不属于你,它属于你。”

“两个丑弟弟要跟我抢六哥吗?”

他的危机感主要来源是钟粹宫的丑弟弟,六哥每天去看这个弟弟,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这个弟弟确实一天天变好看了,现在又多了个延喜宫的新弟弟跟他抢六哥。

所有弟弟里,七阿哥最排斥钟粹宫的小奶娃了。

九弟倒是长得好看,可架不住启祥宫太远,不能跟他抢六哥!!

六哥是他第一个玩伴,还天天陪他一起玩,他不想六哥被人抢走。

任何人都不行!!

胤祜无奈极了,“与他们无关。我不属于任何人。”

七阿哥抿着唇角,认真地盯着胤祜,像在质疑他骗自己。

胤祜不想一直惯着他,也没哄他。

顺口转移了话题:“你给小奶狗起个好听点的名字吧!”

七阿哥还是那个好骗的孩子,一句就绕开了他的注意力,。

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听的……六六?小六?小六六……”

胤祜额前青筋暴跳,抬手就赏了他个爆栗,凶巴巴地说:“你要是敢给它起这样一个名,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它了!安嫔再给你养十条狗,十条我都弄走,你这辈子都别想养狗了!”

七阿哥委屈抱头:“六哥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

“我最喜欢六哥,我觉得六六好听!六哥为什么不喜欢?”

胤祜听了想打人:“……”

没得到回应,七阿哥委委屈屈地说:“六哥不愿意就不叫这个了。”

他怕六哥不喜欢他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那就叫它小白!”

胤祜说:“你的狗,你说了算!”

七阿哥终于高兴了,他兴冲冲跑到皇后跟前,拉着皇后的衣袍,一脸嘚瑟地说:“皇额娘,四哥有白云,六哥有鱼,我有小白了。小白比白云还可爱!!”

皇后笑着点头,“小七要好好照顾小白。”

七阿哥用地点点头,“嗯!!”

跟皇后炫耀完,他又去小奶娃那里找存在感。

青玉一时不防,被他戳醒了正在睡觉的小奶娃。

他趴在摇篮护边上,一边显摆自己的小奶狗,一边埋汰小奶娃。

“丑弟弟哟!你真的太可怜了,你长得丑,不会说话,又不会走路,还只能喝奶。哥哥我长得比你好看,能说会跑,还养了一只小白。你那么笨肯定不知道小白是谁,小白是我的小狗狗,比四哥的白云可爱一百倍!你看,我有小白,四哥有白云,六哥有鱼,只有你什么都没有,还成天尿裤子……”

顿了下,他一脸恍悟地说:“不对……你有尿布!!”

他快嫌弃死这个弟弟了!!

小奶娃可能跟这个哥哥气场不合,七阿哥刚显摆完,他就哭了。

乳母赶紧抱起他,小声哄着。

青玉用眼神谴责七阿哥,“七阿哥又来欺负弟弟!”

七阿哥冲她哼了一声,转身就跑。

……

当天夜里,七阿哥还缠着胤祜,非得睡他屋里。

到半夜,他又尿床了,又一次在嫁祸失败以后,他还敢大声嚷嚷:“不是我的错,我才没有尿裤子!都怪六哥的床,每次睡六哥屋里我的裤子就湿了!!”

胤祜脸上弥漫着一股黑气。

熊孩子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

熊弟弟说白了就是欠教训!!

他逮着熊弟弟就是一顿好打,“尿床的人还敢睡别人的床?回你屋里呆着去,以后也别睡我这屋了!自己是个尿床王,还见天地嫌弃小奶娃尿裤子?!”

七阿哥羞红了脸,吞吞吐吐说:“我……我总共才尿过两次!”

“呵,睡两次就尿两次!”

“也不是很多嘛……”

“你每次都尿床,还叫不多?”

七阿哥吵不过胤祜,再加上心虚,他灰溜溜地走了。

走了不代表他认了,早晚有一天他会洗刷掉自己“尿床王”的恶名。

胤祜两天没搭理他,七阿哥一直忙前忙后地讨好哥哥。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过去,钟粹宫除了小奶娃一天天长大,再没有任何变化。还有七阿哥去安嫔那里走得更勤了,虽然他是为了小奶狗,也够让安嫔开心了。

终于等到延喜宫的小阿哥办满月酒了。

洗三礼不给办,满月礼又限制了规格,还不如钟粹宫那个没娘的小阿哥!

钮钴禄贵妃又气了一通。

延喜宫的事皇后没有刻意打听,也能猜到几分,却没有放在眼里。

洗三礼是康熙不让办,满月酒的规格也是他开了口,他有意压一压这个孩子的风头,不关她的事。

倒是自己宫里的两个熊孩子想去凑热闹。

胤祜想看看新弟弟有没有变好看,七阿哥却一口一个丑弟弟。

皇后怕他在延喜宫也喊丑弟弟,给他自己和安嫔树个敌。

忍不住说了句:“喊丑弟弟是不对的,弟弟现在不丑了不能嫌弃他们。还有……再叫丑弟弟,让你皇阿玛知道了一准打你屁股,还要揪你耳朵!”

康熙刚到钟粹宫,没让下面的人叫唱。

还没进门就听到皇后说他坏话!!

喜欢清穿咸鱼六皇子请大家收藏:(m.ymyxsw.com)清穿咸鱼六皇子有木有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文学入侵 不可名状的城镇 窥光者[末世] 自从我加载了金句系统 穿成总裁负心前女友[穿书] 百媚千娇 偷偷藏不住 斗罗大陆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星际生活之开荒 窄红 当打工仔开了外挂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穹顶之上 儒道至圣 归隐田园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咸鱼被逼考科举 铁血宋徽宗 我真的是个内线
经典收藏 大秦国师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定风波 名门长女 相见欢 妖女乱国 丞相女儿要出嫁 清穿咸鱼六皇子 铁血宋徽宗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长嫡
最近更新 清穿咸鱼六皇子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铁血宋徽宗 长嫡 大秦国师 丞相女儿要出嫁 妖女乱国 定风波 名门长女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相见欢
清穿咸鱼六皇子 哈哈怪大王哈 - 清穿咸鱼六皇子txt下载 - 清穿咸鱼六皇子最新章节 - 清穿咸鱼六皇子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