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咸鱼六皇子

哈哈怪大王哈

首页 >> 清穿咸鱼六皇子 >> 清穿咸鱼六皇子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铁血宋徽宗 大秦国师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定风波 名门长女 丞相女儿要出嫁 妖女乱国 相见欢 长嫡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清穿咸鱼六皇子 哈哈怪大王哈 - 清穿咸鱼六皇子全文阅读 - 清穿咸鱼六皇子txt下载 - 清穿咸鱼六皇子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混出宫福利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家里有个厌学儿童, 除了哄着还能怎么办?

“你晚两年入学,很大概率不会有同班同学。到时候没有同学的衬托, 你的伴读就算学习比你好, 也会顾及你的面子不敢表现出来,你随便学学就是年级第一。也可以让老师放慢进度,功课就能轻松很多。别人每天的一百遍要写两三篇, 你只要写人家的一半。”太子认真地帮弟弟出主意。

上书房的皇子都很苦, 他能适应高强度的学习节奏,弟弟想适应可能有点难, 但又不能不适应。

太子心疼地摸摸弟弟的小肉脸, “规矩如此, 哥哥现在改变不了。你尽量去适应, 学习不好也没关系。在你入学前给他打个预防针, 让他有点心理准备, 降低期望值。”

从大阿哥到四阿哥,有了四个学霸儿子,有个学渣儿子也没关系。

况且, 五阿哥不是块读书的料, 七阿哥也是个厌学儿童。

有那两个学渣打头阵, 康熙对胤祜的要求也不会太苛刻。

“渣爹应该有心理准备了。”胤祜听了直叹气, “但我的问题不在学渣。学习不好跟学习态度是两码事, 我是恐惧背一百二十遍和写一百遍, 我的症状是学习态度。”

他就是不想背一百二十遍和写一百遍, 无关学习成绩。

不能再想了,想想就很暴躁。

“打住!”胤祜甩了甩头,“快转移话题, 找点开心事说给我听。”

“在毓庆宫, 你可以不吃儿童餐。够开心了吧?”太子哄弟弟很有一手,眼看着弟弟脸上的阴云散去,眼底的光芒在盛放,他把弟弟搂在怀里,温声哄道:“下个月你就满四岁了,到时候哥哥去跟姐姐说,慢慢地开放你的饮食,只要不是太重口味的食物,都可以去尝试了!”

不愧是哄弟弟的高手,轻易就让胤祜忘了读书的烦恼。

抱住太子蹭了又蹭:“哥,你真是我亲哥!你也太好了叭!”

“傻,我本来就是你亲哥。”

“你是我亲哥!太爱你了!”

“牛痘的研究已经看到效果了,但还要多试几批人,才有足够的说服力。再过几个月,你就可以种痘了。”

现在他和皇后都不放心让胤祜到处跑,也不敢让外人接触他。

种了痘,就不用时时提防了。

摆脱了儿童餐,胤祜全天保持着好心情,看亲哥写写字,再听他弹两首曲子,小日子过得逍遥又自在。

……

时间一晃就到了开学的日子,七阿哥胤祈正式入学了。

五阿哥胤祺年底刚入学不到一个月,胤祈入学后就成了他同学。

开学第一天胤祈就拒不配合,让读书不肯读,让写字就鬼画符。

胤祺对此表示很震惊。

他刚入学的时候可乖了,让干嘛就干嘛。

胤祺暗搓搓地盯着,想看看这个不听话的弟弟会不会挨打。

乖孩子没有奖励,熊孩子没有惩罚,谁还当乖孩子?!

第一天就得到验证,有了大年初一胤祜罚胤祈吃萝卜汤泡饭,康熙也掌握了对付熊孩子的妙招。他直接发了话,胤祈不听师傅的话,就给他吃萝卜汤饱饭,一天不配合就吃一天萝卜汤泡饭,直到他乖为止。

熊孩子就得狠得下心来治,不出三天胤祈就老实了。

整治一个熊孩子,杀鸡儆猴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胤祺看着胤祈被收拾,悄悄地松了口气,差一点他也想当熊孩子了。

还好他事先观望了几天!!

胤祜吃了几天瓜,啧声道:“这是我想的法子,没给我版权费。”

在毓庆宫一住就是小半个月,因为没种痘,胤祜一直乖乖呆在毓庆宫里没有外出,就连康熙都感到纳罕,胖儿子未免太好养了,钟粹宫能住,慈宁宫能住,毓庆宫也能住。

他就不好奇一下乾清宫?!

能不能住是一回事,好奇是另一回事,小孩子哪有不好奇的?

自从搬到毓庆宫,胤祜就神隐了,没在渣爹跟前露过面。

一直到元宵当天,元宵节有宫宴,上书房的皇子们有半天假,下午的武学课不用上了。

太子领着弟弟去赴宴,一群皇子又聚到一起,说说笑笑好不开心。

康熙坐在上首,瞧着儿子们聊得火热朝天,几个大的时不时看他一眼,小的连半个眼神都不分给他,特别是胖儿子听得特别入神,谁说话他就盯着谁看,从头到尾都没有把目光投向康熙。

亏得他还惦记着今天要带胖儿子看灯会,这小子根本不看他!!

康熙的眼神总往他们这边看,几个大点的皇子早就留意到了,只当皇阿玛在关注他们,依然自己聊自己的,没怎么放在心上,直到康熙离席,不到半刻钟刘太监来了。

刘太监笑意盈盈的说:“皇上让咱家抱六阿哥过去。”

胤祜还没吭声,就被刘太监抱走了,留下几人面面相觑。

“我还当皇阿在看我呢,原本是看六弟啊?”三阿哥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门,再看向太子:“太子哥哥,皇阿玛找六弟什么事?神神秘秘的,直接把人抱走了。”

另几个兄弟都将目光投了过来。

太子摇了摇头:“孤也不清楚。”

四阿哥说:“再过半个多月小六就该进学了,估计是为这件事。”

太子否认:“应该不是。”

“不对,肯定不是进学的事。”大哥突然回味过来。

他的目光在几个兄弟间巡视一圈,最后落到七阿哥胤祈身上,“除了七弟是匆忙间搬到阿哥所,咱们兄弟几个谁不是提前一个月就在布置了?我额娘每天往阿哥所跑三趟,恨不能时时盯着,唯恐我住得有半点不舒服。六弟马上就到年纪了,皇额娘还没给他安排,阿哥所那边也没有动静……”

大阿哥越说声音越低。

他心里有种预感,但没有说出口,怕自己会酸倒。

三阿哥惊呼一声:“大哥的意思是六弟下个月不进学吗?”

胤祜生在二月初二,龙抬头,是个好日子,他们都记得。

距离他四岁生日还有半个多月,皇后和太子那么宝贝他,他要搬去阿哥所,他们不可能一点准备都不做。

肯定有问题。

“年纪到了,怎么可能不进学?”大阿哥白了他一眼,最后看向太子,“我猜六弟是去毓庆宫与太子同住,从过年住到现在,估计是让他提前适应。毕竟他年纪小,让他一个人住也放心不下。”

另几双眼睛看向太子。

三阿哥酸溜溜地说:“说实话,我有点羡慕。”

太子笑着摇头,“小六体弱,皇阿玛准许他晚两年进学,养一养身子。”

兄弟几个:“???”

他们顶着满头问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六弟壮得跟个小牛犊一样,从小到大也没生过什么大病,最严重的一次还是在翊坤宫被人冲撞了。

这叫体弱?还要延迟两年进学?

那胤祈早该入土了!!

“六哥不用读书吗?”胤祈后知后觉地听懂了。

他一脸怀疑地看着几个哥哥,搬到阿哥所的以后,他就盼着六哥早日搬过去和他做伴,其他几个哥哥他只跟四哥熟悉,但四哥成天跟三哥一起玩,没时间带他玩。

现在六哥不用读书?

“不是不用读书,是晚两年读书。”五阿哥摸摸他的头。

“我也想晚两年读书……”胤祈小嘴一扁,眸子里就盛满了泪水。

“谁不是呢?其他几个哥哥谁不想晚两年读书?”五阿哥也快羡慕哭了,早知道体弱可以晚两年上学,他就算装病也要装够两年,就算天天躺在床上不能起,他也不想那么早读书。

可惜他比六弟大,知道也晚了。

另几个也在心里流下羡慕的泪水,一致认为是皇后的功劳。

三阿哥捂着脸假哭:“我今天才知道身体健康也是种错。”

“谁告诉你身体不健康就有这待遇?”四阿哥呵呵道。

兄弟几个真正身体不好的是七弟胤祈,七弟没有这个待遇他们也别想了。

在皇阿玛那里体弱也是分人的。

“你别吭声,让我做个梦。”三阿哥又演上了:“唉,我恨自己出生太早,现在管六弟叫哥还来得及吗?我给他当弟弟,只要他分一个月给我,不……半个月就够了!”

“当弟弟还不够,你得重新投胎。”四阿哥一句话打断他继续做梦,不但要重新投胎,还要投到皇额娘肚子里,皇额娘愿意帮你争取才有这待遇,不然当弟弟也是白当。

他们那么多个兄弟,也只有六弟有这待遇了。

其他人就别想了。

“我有种预感,现在去找六弟肯定有大惊喜!”大阿哥听着几个弟弟吵吵闹闹,霍然起身,临走前还不忘忽悠几个最小的弟弟:“哥哥课业繁忙今天的书还没背完,就不陪你们了。五弟和七弟你们俩个是大孩子了,照看一下八弟和九弟,有什么事就喊人。大哥先走了!”

六弟有晚两年入学的待遇,有点别的惊喜也说得过去吧?

三阿哥和四阿哥如梦惊醒,兄弟二人对视一眼。

年前他们俩人还说过要关注六弟,差点就忘了,还好大哥提醒了一句。

兄弟两个也坐不住了。

“五弟和七弟照顾一下八弟和九弟,三哥今天的一百遍还没写完。”

“辛苦五弟和七弟了,四哥还要回去背书,也要走了!”

兄弟二人拔腿就跑,大阿哥转头也跑了,三人连形象也不顾了。

五阿哥和七阿哥年纪还小,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傻傻愣愣地以为三个哥哥信任他们,才把照顾弟弟的重任交付给他们,被三个哥哥委以重任,两个小孩骄傲地挺起小胸膛。

“太子哥哥快去背书吧,我们会看着八弟和九弟的。”

“嗯嗯,太子哥哥快走吧!”

“你们也要乖乖的。”太子好笑地看着两个被忽悠得找不着北的小孩。

……

刘太监抱着胤祜,外面风大,他拿狐裘裹住胤祜免得他着凉。

没多久刘太监就累得喘气,背上也热出了汗,胤祜有三十多斤重,再加上冬日里衣裳穿得厚,这个重量还在往上抛一抛,刘太监也没有把他交给别人,只是一路上速度不快。

也不用太快,康熙还要在马车上换衣裳,不差这点时间。

倒是给了后面几个皇子追赶时间。

一听刘太监没去乾清宫,几个人就跟见了肉的狼一样,眼睛都绿了。

“皇额娘还没离席,皇阿玛要带六弟去哪里?”大阿哥看着几个弟弟。

“今日元宵节,宫外应该很热闹。皇阿玛之前带六弟出过宫,会不会带六弟出宫了?太子哥哥,六弟有没有透露过什么?”四阿哥将目光投向太子。

“小六没告诉孤。”太子撒了个小谎,弟弟说过要带花灯给他玩。

四阿哥是信的,他们兄弟几个最爱显摆的是三阿哥,如果是三阿哥能出宫玩或是能晚两年上学,他早就到几个兄弟面前去炫耀了,“六弟嘴太严了,连太子哥哥也瞒着。”

大阿哥催促:“快跑快跑!跑快点应该追得上!”

“我也想出宫玩!六弟等等我!”

“……”

跟上次一样,还是一辆马车在小门前等候。

只是随行的侍卫有点多,元宵节的灯会是一年一度的盛会,人多眼杂,还要防止乱党混水摸鱼。

康熙比往常小心几分,除了明处的侍卫,还安排了人在宫外守着,等马车一出宫,宫外的侍卫就会装成百姓跟在马车周围,保护他们的安全。

上了马车,胤祜就对上渣爹的冷脸加冷眼。

好家伙,一来就给他脸色看!!

胤祜偷偷地瞄了他一眼,正巧看到渣爹在用眼角的余光偷窥他。

脑子里灵光一闪,就知道渣爹的冷脸是装的,他赶紧往渣爹身边一坐,小胖手抓住渣爹的袖子,萌声萌气说:“皇阿玛,我可想你了,等了你好久好久,你都不来看我!”

倒打一耙,必须用上。

虽然是他在毓庆宫乐不思蜀,但渣爹没去看他也是事实。

康熙呵呵道:“你什么时候想了?”

胤祜满目真诚地望着他,“我天天想皇阿玛,想到我都瘦了!”

“脸圆了一圈,这叫瘦了?”康熙揪住他脸上的小肉肉,语带怀疑:“朕好像听说你在毓庆宫胃口特别好,一顿吃两碗饭,你太子哥哥已经抱不动你了。”

“才没有!我没胖!”

“你吃那么多,你没胖?”

“吃饱了才有力气想皇阿玛!”胤祜理直气壮地哼道。

“臭小子!你还有理了?”康熙把人揽到怀里,隔着厚厚的衣服在他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马车刚起步,远处传来几个声音。

“皇阿玛!等一下!”

“皇阿玛,别丢下儿子……”

大阿哥跑在最前面,一边跑一边喊:“皇阿玛,等一等!”

康熙眉心一跳,直接发话:“走!”

三阿哥和四阿哥也追了过来,三个人追着马车跑,一边跑一边喊。

太子落后他们一段距离。

还没出宫,马车行驶速度不快,跑在前面的三个阿哥还没追上去,就被随行的侍卫一把抱住了。

“三位阿哥请回吧,别耽误了皇上的正事!”侍卫面无表情。

“放开我……”三阿哥快要急哭了。

还在路上他们就猜皇阿玛要带六弟出宫玩,几人当时就兴奋得不行,也想出宫看看。今天又是元宵节,宫外肯定热闹非凡,见到马车,也印证了他们的想法。

如果没追上,他们最多是遗憾一下,回头说几句皇阿玛偏心。

可是他们追上了,皇阿玛却不带他们,三阿哥当场就急哭了。

大阿哥和四阿哥也被拦了下来,兄弟几个眼睁睁看着马车走远。

四阿哥狠狠地在自己腿上拧了一下,另一只手用力去拧大哥,他哭嚎出声:“哇!乌库妈嬷!皇阿玛不要孙儿了,乌库妈嬷您在哪里,您快帮帮孙儿……呜呜呜呜!!”

大阿哥痛得呲牙咧嘴,他倒是想哭,但是年龄摆在这里。

三阿哥就没有这个顾忌了,四阿哥敢哭,他有什么不敢的?

只要皇阿玛能带他出宫玩,别说哭一场了,哭三场他也愿意!

三阿哥张开嘴也跟着嚎。

“乌库妈嬷,孙儿好可怜……”

“皇阿玛丢下孙儿不管了,他一点都不疼孙儿……”

“乌库妈嬷……”

三阿哥和四阿哥一个比一个哭得大声,康熙拧了拧鼻梁,有种想打儿子的冲动,两个臭小子这么大个人了,还好意思在外面哭,还一边哭一边嚎,这几年的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胤祜默默装乖,这两个哥哥挺豁得出去的。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到康熙道:“停一下。”

马车立刻停了下来,康熙道:“去把他们几个喊来。”

大哥悄悄对两个弟弟竖起大拇指,厉害了,哭一哭马车就停了。

车辕上的刘太监立刻跳了下去,“几位阿哥,皇上有请。”

侍卫这才松手。

三阿哥破涕为笑,开心得快要蹦起来了。

四阿哥收起眼泪,乌库妈嬷最厉害了,他们哭两声皇阿玛就松口了。

车帘子一掀,康熙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掠过,最后多看了两眼太子和三阿哥的衣裳,“赶紧上来。出了宫在马车里别往外看,让魏珠给你们买几件衣裳穿在外面。”

不是他偏心,这几个儿子一身打扮太显眼了。

连他自己都是一身普普通通,还要装个红带子,几个儿子太子一身杏黄,三阿哥衣裳上绣了蟒,大阿哥和四阿哥衣裳没有特殊标志,但腰间挂饰都不普通。

再看看胖儿子,干干净净的什么饰物都没有,最多是个富养的小公子。

性子乖巧,带出去也安全,不像那几个,那么大年纪还好意思哭?!

等几个儿子上了马车,康熙还是一张冷脸:“在外面别惹事。等回了宫,一人抄写三遍《礼记》,月底前交到朕手里。另外,到宫外别喊皇阿玛,谁要是喊错了,再抄十遍《礼记》。”

胤祜同情地看了亲哥一眼,亲哥实惨,还要抄书!!

几个阿哥依然高高兴兴地,能出宫玩,抄三遍《礼记》又算什么?

……

马车在缓缓行驶,没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

路过一家成衣铺子,魏珠买了四件衣裳回来,脸上还带着几分歉意。

“刚才在店里找了一圈,没有合适的衣裳。太子殿下和三位阿哥将就一下把衣裳披在外面。”

“麻烦魏公公了。”

四人各拿了件衣裳套在外面,像他们这些半大的孩子不好买衣裳,大户人家家里都有绣娘,孩子的衣裳不会在外面买,魏珠还要尽量挑材质好的衣裳买,更是买不到合身的。

父子几人下了马车,天色已经黑了,入目的是街头巷尾千千万万盏灯,看起来美轮美奂,像是梦中的场景。

除了太子,另几个孩子都睁大了眼睛,没见过这种盛会,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太够用。

街头人潮涌动,多带了四个儿子打乱了康熙的计划。

他原本打算带着胖儿子四处看看,再给他买几盏花灯,如今孩子太多不好看管,也怕被人潮冲散了。

只好来到先前定好的酒楼。

这座酒楼也好不热闹,酒楼有两层,一间的桌子往两边推,中间搭了个台子,台子上摆了许多花灯,正中间还有一盏画着美人图的大型花灯用麻绳吊在房梁上,正好被小花灯簇拥,颇有灯王的气势。

胤祜比划了一下,画上的美人都有亲哥那么高了。

康熙订了二楼的一间厢房,这家酒楼位于这条街的正中间,站在窗前就能看到半条街,亮起灯的长街像盘踞着一条巨龙,大阿哥和三阿哥、四阿哥不畏寒风,在窗前看灯。

胤祜趴在二楼的木栅栏上,盯着花灯双眼发直。

太子问:“想要吗?”

“不想要,就是欣赏一下。”

“来盏小花灯拿在手里?”

“等等,我看看哪个漂亮。”

兄弟二人靠在一起,对楼下的小花灯评头论足。

最后挑中一盏画着麒麟的小花灯,太子本想猜灯谜给弟弟拿到花灯,康熙大手一挥,直接派了个侍卫下楼,给几个儿子一人带回一盏花灯,三阿哥和四阿哥笑得嘴角都快裂开了。

拿到小花灯,胤祜也不肯回厢房,一直坐在木栅栏旁边。

楼下来了一群读书人,目标是酒楼的灯王,在楼下吟诗作对。

康熙站在胤祜身后,俯视着楼下的读书人,“你又听不懂,还赖在这里不动,地上的灰都快被你蹭没了。”

胤祜坐在地上也不嫌脏,“我没想听懂呀,我就是好奇一下。”

康熙眉头一挑:“好奇什么?”

“好奇这些人怎么都瞎了!”

“人家哪里瞎了?”

“你看看灯上的美人,我坐到这里能看到三个美人,三个都是瘸的。”胤祜指指灯上的美人,又拿自己的脚比划道:“上半身画的漂漂亮亮的,画到脚就瘸了,跟我的脚一样大。”

胤祜当然知道画中美人缠了足,但他才四岁,知道太多不合适。

光是看看美人图,他身上就要起鸡皮疙瘩了。

比划完,他还仰着小脑袋望着渣爹。

“如果有画师把阿玛画瘸,肯定会拖下去打板子。这些美人被画瘸了,还做成花灯让那么多人看见,她们怎么不生气?还有楼下抢花灯的人,他们是不是瞎了?!”

听着儿子天真的小语气,康熙颇感头疼,也不好跟他解释缠足的事情。

“不是画瘸的,有些的人脚就长这样,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

没见这么忽悠小孩的。

“是不是跟八弟的脚一样?”

“你八弟是跛脚,画上的美人是摇曳生姿。说人家瞎,数你最瞎。”

胤祜看他的眼神有点微妙,渣爹的思想很危险啊!

有变态的嫌疑!一定要纠正过来!

喜欢清穿咸鱼六皇子请大家收藏:(m.ymyxsw.com)清穿咸鱼六皇子有木有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飞鸟 苍玄天 野心家 都市:我能看透万物的来龙去脉 大祭司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窥光者[末世] 咸鱼被逼考科举 鹅子,等妈妈捧你! 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解怨司[穿越] 学长是我的假老婆 饥饿求生游戏 窄红 不可名状的城镇 来一场锦上添花 相见欢 失她我命 西游:刚上封神榜,加入聊天群! 斗罗大陆
经典收藏 清穿咸鱼六皇子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长嫡 铁血宋徽宗 妖女乱国 大秦国师 丞相女儿要出嫁 名门长女 定风波 相见欢
最近更新 妖女乱国 大秦国师 丞相女儿要出嫁 铁血宋徽宗 定风波 相见欢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清穿咸鱼六皇子 名门长女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长嫡
清穿咸鱼六皇子 哈哈怪大王哈 - 清穿咸鱼六皇子txt下载 - 清穿咸鱼六皇子最新章节 - 清穿咸鱼六皇子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